下一主題 ›› 返回列表 ‹‹ 上一主題 發帖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Twitter Google

信用制度和“良民”制度,果然还是从“良”好

真不愧是四大文明的发源地,连民都“分”的这么清楚,以前听过屁民的也不算是件新鲜事,可良民的出现,就让很多还身处与屁民和良民之间的人还是胡思乱想了,我到底算是屁民呢还是良民?按照该县县委书记高调称要“严管民风”,让群众“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制约”,这才想出了这个分“民”工程,真的有理由怀疑该地的群众是不是该感谢日本人,要知道在二战中,日本人就把中国人分为几种的,与皇军合作的叫良民,不与皇军合作的,按照我们现在的说话叫“屁民”。
  
    良民在《后汉纪·质帝纪》书中是这样讲述的:“或取良民以为奴婢,名曰自卖民。”,懂文言文的人应该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从良民的出现,大家肯定会质疑怎么现在的身份,到底是国家的公民呢?还是所谓的良民还是其他的民众,按照我国宪法中的说法通常只要在本国出生的人就会按照公民的准则来享受一切法律的权利,可良民呢?既不能享受公民的权利亦不能在法律的框架内得到其认可0,这是非常矛盾的,记的在封建时期,民一般分为“草民”“愚民”“贱民”等等,可又有谁能会知道,在新中国成立六十年的时间里,突然间冒出一个“良民”出来呢?
  
    假如真的想获得良民证就必须填写很多资料,而这些资料也会被暴光,这对我们国家还在通过〈人民日报〉等党委报刊上报道的一些新闻背道而驰,睢宁县的这种做法是不是在间接性的藐视那些报纸所刊登的消息是个假新闻呢?要知道今天人民日报在报道我国是一个如何如何保障公民隐私的国家,而睢宁县却用暴光的形式一一的反驳着那些所报道的新闻纯属子虚乌有,这会让本来已经不明真相的群众变的更加的不明白在提倡法制和隐私的社会下,公民的信息被无情的通过自己是否是良民的形式直接暴光出个人姓名、住址等等。
  
    睢宁县的良民证还有一个最大的看点就是A级的优待,C级受限,按照《睢宁县大众信用信息评估细则(试行)》要想获得A级的诚信级别,那就是你此生不能犯错,要想得到A级,你就要付出的比一般等级的人还要多很多,当然我也暂时不知道,到底怎么才能获得A级,到底那些人在评查,到底那些人在考核等等,这些都是一些疑问,可惜没有多少人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可睢宁县的评“民”工程不会因为这样的疑问而停止它前进的步伐,它只会在这样的质疑声中,让良民变的更加的“诚实守信”。
  
    现在网络上存在着屁民一说,已经让很多人无言以对,当睢宁县的良民出现以后,是不是中国已经经济虽然达到了新的历史最高峰的时候,人文思想也在经济的高峰中衰退下来,良民这也只是一个衰退的缩影,可能睢宁县的想法是好的,可惜这种想法不能运用到奴役本质已经有五千年的国家,这是非常行不通的,假如这件新闻暴光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确可以让很多关注,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有着几千年的封建制度的国家中呢?这是让人想不明白的,也会让世界再一次看见中国的“民”种精神是如何练成的。
  
    现在我们国家处处都在与国际接轨,曾有一句话是那群人老爱说的:“难道国外的月亮比中国的圆?”现在从各种情况上来看,外国的月亮始终比中国圆的,这不人家外国的信用制度可以被我们国家山寨为良民制度,外国的信用制度是应该拥护的,将道德人品量化,使社会的一些模糊概念具有可测量性,进而使社会道德法制秩序变得符合科学规律,这是极具价值的想法,这是社会进步和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外国的信用制度是信用制度和良民是俩回事,特别是对中国人而言,良民让很多人从小就开始接受抗战片的人开始模糊不清,让他们直接进入了一个鬼子进村的错觉,“良民”的出现会让许多人不理解,该县的做法可以提倡,但良民必须三思后行,该县的良民虽然会深刻影响社会制度根基、未来社会形态,但“良民的阴影也会伴随着那群已获得“良民”的人,这会给他们的身心带来无穷的影响的,毕竟“良民”不是什么好词也不是什么好句。
































转自:tiiee西门子华之星搏客

本版限制顯示個人簽名

TOP

下一主題 ›› 返回列表 ‹‹ 上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