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啦主題頻道's Archiver

情色小說 發表於 2009-11-16 09:58

媽媽豐潤的紅唇張開一口含住龜頭

[b][size=5][color=DarkGreen]我在一大清早闖入他們家,他們醒來的時候,樣子似乎很驚訝。

現在,我和他們全家一起待在地下室,他們的手給反綁在頭頂牆壁上。

一個母親與四個孩子,父親早已過世。我曾看過那份訃聞。這也就是為什麽我現在會在此的原因。

這裡算是鄉間地帶,最近的住家也有好幾英裡遠,當然,我不會忘記帶著我的槍。

媽媽,三十二歲,在十八歲時生下她的第一個孩子,有著一頭如瀑般的紅發,肢體苗條,豐滿而結實的趐胸、纖細的蜂腰、圓潤性感的肥白雪臀。

強納,十四歲,健壯的年輕男孩。

雪倫,十二歲,像母親一樣的紅頭發,小巧可愛的胸部,將T恤撐出美妙的曲線,形狀姣好的屁股,苗條而平滑的大腿。

玲妮,九歲,如男孩般纖瘦的肢體,小小的,瘦巴巴的。

仙蒂,六歲,矮矮的,金色頭發,有張調皮臉蛋的小精靈。

我走到媽媽身前。

「拜托,你可以拿走任何想要的東西,但求你不要傷害我們。讓我的孩子們離開吧。」她懇求道。

我將她從牆上放開,但仍綁著手。把人帶到桌子邊,跪在我身前,先解開我的牛仔褲,拉下拉鏈,讓褲子滑落至地板上。

掏出肉棒,我要求她幫著吸吮。

「別┅┅別在這裡,別讓孩子們看到!拜托!」媽媽一面懇求,淚水盈滿眼眶。

我馬上賞了她一耳光。

「馬上開始做,或是我立刻宰了其中一條小狗,你二選一吧!」我嘴裡說著,手中的槍也瞄准牆上四個被綁著的孩子。

哭喊著,她綁著的雙手伸過來,抓住我的肉棒。在雙手柔膩的觸碰下,肉棒硬挺起來,伸展至九寸的尺碼。

豐潤的紅唇張開,一口含住龜頭,柔軟的嘴唇裹住肉棒兩側,我抓住她的頭發,猛往後扯,強迫把肉棒捅入她嘴裡、喉嚨。

「好好用你的舌頭,母狗!」我命令她。

溫濕的香舌,仔細地繞著肉棒,慢慢舔濡。我前後移動著臀部,在她嘴進進出出,情緒漸趨高亢。

我感到了肉棒的脈動,愉悅的悸動,忽地升上高潮,大股滾燙的精液爆射入她喉中。

太多的量,幾乎令她窒息,卻還是努力地吞下。

直到最後一股精液噴出,我仍將肉棒放在她口中,命她清理乾淨。

當肉棒軟化,我放開了緊抓住的頭發。

「你是一個不錯的口交機器,夫人。」我解開她手上綁縛,讓她站起。

「脫光衣服。」我命令道。

「拜托,別在這裡。」她似乎對自己的命運已有覺悟,哭泣道:「不管你想對我做什麽,我只求你別在這裡!」

我掴了她一耳光,又把槍口指向強納。

「脫光衣服,或者看你兒子挨槍子。」

媽媽舉起了手,解開上衣扣子,猶豫不決地讓衣衫滑落至地板。

她褪下了短褲。

媽媽解開胸罩,36C的豐乳立即躍出,瞧來相當堅挺,沒有下垂,褐色的大乳暈中間,是個一寸半大的誘人乳蕾。

顫抖的手,慢慢地除去黑蕾絲的镂空內褲。

鮮紅色的柔軟穴毛,令蜜穴若隱若現,但柔嫩的裂縫口仍可看得清楚。她裸著站在我身前,肌膚雪嫩,看來幾乎就像半透明的白玉。

不顧她的反抗,我將媽媽轉過身,面對她的孩子們,背面則緊貼著我,肉棒則頂開肥白屁股,輕抵在臀溝。

我伸出手,撫弄她的胸部,擠壓乳蕾,媽媽發出嗚咽,感到難為情與害怕。

強納大張著眼睛,凝視他赤裸的美麗母親,火灼般的目光,留連徘徊,從胸部直到蜜穴、裸背。

我將手下滑至她的小腹,撥開恥毛,撫弄蜜唇,一根手指悄悄伸入,逗弄著兩瓣花唇與蜜蕊,盡管女體處於驚恐不安的狀態,我仍感覺到蜜穴已經濕滑。

我把她翻轉過身,槍仍抵在媽媽身後,一手還留在她的蜜穴,接著俯身把弄起一雙豐乳,將乳蕾深深地納入口中,

不急不徐地舔弄著充血而鼓脹的乳蕾。

我強推她傾身,躺在地板上,兩條腿大大地張開,讓她的孩子們能清楚瞧見。

趴在她腿間,舔弄蜜穴,讓舌頭輕輕滑過蜜唇,品嘗女性甘美的蜜汁。

身體稍稍前挺,肉棒已抵著她。

「不┅┅不要┅┅求求你!」她一面哀求,卻哭得更淒慘。

一傾身,肉棒深深地迫入蜜穴,我的腿強押住她的,這樣,她的小孩就能清楚地欣賞,我是如何干著他們的母親。

挺刺快而有力,每一下抽插都是盡根插入,當高潮來臨的前一刻,我停止抽送,拔起肉棒,強把她翻過身,肉棒又快又狠地捅進屁股裡。

強烈的痛楚,立刻就讓媽媽大聲尖叫,就在這火辣辣的痛苦中,我用力狠干她的屁股,一下下直達深處。終於,我的身體攀到顛峰,熱熱的精液全注入她身體中。

心滿意足,我從她屁眼裡拔出,將她翻過身來,兩腿大張地躺在那裡,赤裸著、奸淫著,哭喊著,她的身體重新顯示於孩子面前。

我綁起她的手,命其站起,退回牆邊。

「看!」我觀察到有趣的事實,「強納的褲子搭帳棚了,我猜你讓他很興奮吧。只讓我享樂實在是太不公平了,你也幫你兒子吸吸吧。」一面說著,推了媽媽一把,讓她跪在兒子身前。

「不可以┅┅我┅┅我不能┅┅」

我把槍口移到強納褲子的膨脹處,獰笑道:「你可以幫他吸出來,或著用一個子彈讓他永遠不必出來了。」

媽媽趕忙伸出手,解開鈕扣、拉下拉鏈,將牛仔褲褪至腳踝。

當母親慢慢拉下他的短褲,強納蓬勃的肉棒幾乎要射在褲子裡。六寸長的肉棒立刻彈出來,硬挺地黏母親的臉頰;一雙以這年紀來說,頗為可觀的睾丸,搖搖晃晃地懸著。

母親甫一觸碰,肉棒立即痙攣,強納呻吟起來。嗚咽一聲,媽媽已將肉棒放進嘴裡,開始前後移動,讓肉棒進進出出。

強納高聲呻吟,很明顯地正在享樂。

「以前媽媽曾吸過你的嗎?」我笑著問道。

「沒┅┅沒┅┅嗯嗯嗯嗯┅┅沒有。」他的聲音因為喘息而有些含糊。

這對他一定很刺激。

強納身體不停地顫抖,就像顆石頭一樣硬直不動,一分钟後,他射精了。

他年輕的精液,也影響了媽媽。

她努力地盡快咽下,但大量的精液,仍從嘴角溢出,直滴落胸部。

我命令她也幫兒子舔舐乾淨,然後,站到她旁邊。

我伸出手,把媽媽一邊乳房,前傾至兒子面前。

「你媽媽有對好奶,是不是啊,小鬼?」我調侃道。

「是┅┅是啊。」

「我打賭,你很想吸吸看,嗯?」

「我┅┅」

我從旁邊推來一個小箱子,讓媽媽站在箱子上,把她往前推,一雙豪乳壓住兒子,讓他透不過氣來。

「舔一舔啊,小鬼。」

強納遲疑片刻,冰冷的槍口已抵住兩顆卵蛋,他慌忙將臉埋入溫暖的乳溝,親吻母親柔滑的皮膚。

我抓住媽媽一邊乳房,將碩大的乳蕾引至他的嘴邊。

他喉間呼噜作響,饑渴地一口吸住,就像沒了明天似的,死命吸吮。我甚至得用點力道,才能把乳房拉出,讓這小鬼再去吸吮另一邊。

不愧是年輕人的體力,只是吸吮,他的肉棒又勃起了。

我將媽媽屁股推前,強納的肉棒立即磨擦著母親的蜜穴。

她就像觸電一樣往回躲。

我出奇不意地將肉棒捅入她的肛門,媽媽發出一聲痛苦的嚎哭,眼淚沾濕細滑的皮膚,逼得她前進。

「好好的站在這箱子上,就是這個高度,干你兒子!」

「不要,拜托┅┅求求求求你啊~~~~~」她做出最難堪的請求。

我將肉棒拉出,又狠狠地整根插進去。

「啊啊啊~~~~~!」她痛苦地尖叫。

「給我做!」我喊叫道。

媽媽抓住兒子堅硬的肉棒,引導至蜜穴邊,她蹲下身子,肉棒慢慢地隱沒在蜜穴裡。

大聲地哭喊,媽媽移動雪臀,讓兒子的肉棒在蜜穴裡進出滑動。

強納後仰著頭,雙目緊閉,流著眼淚,但顯然很享受這次性交。這次,他撐的時間更長,而感受到的高潮也更比上次強。

跟著,強納因喜悅而大叫,精液射滿了親生母親的淫穴,順著肉棒溢出,直滑下大腿。

當他癱軟無力,我讓他母親再用嘴巴、舌頭幫忙清理,之後,又把媽媽綁回牆上,鎖在他旁邊。

她請求我,讓她穿回一些衣服,也讓她兒子把褲子拉回去。

我只微笑,看著她沾滿精液的胸部;我的精液伴著鮮血,正從她屁眼中滲漏,兒子的則是從蜜穴。他白漿漿的肉棒慢慢萎縮,母親的蜜汁、自己的精液,正在肉棒、睾丸球、大腿上變乾。

三個女孩子目睹全程,嚎啕大哭著,擔心將面臨的未來。

我把他們留在地下室一小時左右,自行在屋中游走,找尋東西。

*******************************

當我重新回去,他們全靠著牆跌坐,安靜無聲。

我走到媽媽身前,再一次地吸吮乳房、把玩騷穴。觸及痛處時,媽媽疼得將身體一縮。

「很美的身體。」我邪笑著說:「就是不曉得你女兒們,和你這淫婦比起來如何?」

「拜托┅┅她們還都只是小孩子啊!你放過她們吧。」媽媽說著,生硬地扭動身軀,挺起略微青紫的乳房,像要展示身段一樣,朗聲道:「我才是一個可以滿足你的女人,把你想要做的事都做在我身上,不管你說什麽,我都會照作的。請離開我的女兒吧!別傷害她們!」說到後來,見我無動於衷,媽媽又忍不住哭起來。

我迳自走到雪倫身前,這名十二歲的女孩。

她大聲尖叫,哀求我放過她。我伸出手,捧起她一邊的年輕乳房。

胸部高高聳起,那是如此的柔軟,但卻十分結實。

我強拉下她的T恤,一把扯下胸罩,一雙我所看過最可愛的乳房呈現眼前。

約莫半個葡萄柚般大小,有著完美的山丘曲線,極其柔軟,巨大的、像棉球般的乳暈在每個乳房中央形成又一小丘,盈盈乳蕾俏立其中。

我走過每一個女孩子,強扯衣服,好好欣賞她們平坦的胸脯、稚嫩的乳蕾。

在仙蒂之前稍稍停留,這名六歲的小女孩,我拉下她的短褲與內褲,然後輪到玲妮。

二個無毛的幼 ,未褪的嬰兒肥,讓她們的蜜唇十分豐腴。

跟著還是雪倫,她的蜜穴邊有些紅色恥毛,兩片小巧的蜜唇間,是個很明顯的裂縫口。

我往後退幾步,欣賞這三姊妹的裸體競賽。

強納直盯著妹妹們的裸體,肉棒也隨之勃起。

媽媽正大聲哭叫,求我離開她們。

我走到她面前,掴她幾下,力道頗大,把她打得幾乎昏了過去。

「操你媽的爛 ,給我安分點。」

我走回到女孩子這邊,從第一個踱到最後一個,對她們小小的身體上下其手,輕撫著雪倫年輕的平坦趐胸,她綴飾著稀疏恥毛的蜜唇,與妹妹們的無毛幼,呈現明顯對比。

三個女孩都有結實而渾圓的臀部,僅是尺寸隨著年齡而變化;也都有平滑、凝脂般柔嫩的大腿。

我的肉棒早已硬得需要馬上發洩,當下立即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

當我走到她們身前,三姊妹都哭了,我張開懷抱,一一擁著她們赤裸的身軀,將她們緊緊摟住,又親又吻,而硬挺的肉棒則抵著她們不住磨蹭。

先是六歲大的仙蒂。

我把小女孩的手臂從牆上放下,讓她跪下,肉棒率先挺入櫻桃小口中。

女孩的嘴巴實在不大,仙蒂僅能勉強含至龜頭後方一小部份,但她柔軟的香舌,卻仍在反抗,試著把肉棒頂出去。

她不知道這樣會使我怒不可抑!

我把仙蒂的小身體砸到地板上,趴上她身體,將女孩赤裸裸地壓在地上,強分開努力踢打的一雙小美腿,肉棒抵著嫩穴口摩擦幾下,而仙蒂一面哭著尖叫,一面還是拼命想推開我。

俯下身,引導肉棒到她的處女幼穴前,稍稍擠進一些。

她停止動作,渾身緊繃,當肉棒前端接觸到處女膜時,哀聲叫起來。

我柔捏著她的處女香乳,下身忽地挺進貫穿,仙蒂瞳孔放大,倒抽了一口涼氣。

鮮紅血液立刻潤滑了小小的蜜穴,令我更容易進入,沒多久,已經送進去約莫四寸了。

她痛苦的喘著氣,叫不出半點聲音,我趁機大干幼穴,狂野地將肉棒直推至柄。

因為劇痛,穴裡的嫩肉痙攣不斷,就像個老虎鉗似的,將我緊緊夾住。

在極樂中,我也不禁喘息起來,精液灌滿了纖細的裂縫,緩緩滲出,濕滑的感覺,令高潮更添馀韻。

我拔起肉棒,半跪在女孩兩條玉腿間,從剛被開苞的處女裂縫中,注視著精液與鮮血的滲流。

仙蒂的胸部劇烈起伏,啜泣著嗓音,未成熟的胴體輕輕扭動。

*******************************

我站起來,轉向其他的女孩。

目睹我干了她們六歲的小妹妹,女孩子們全都嚇得高聲大哭。

而當看清楚了正沾著妹妹的童貞之血、昂首吐氣的肉棒,她們哭得更厲害了。

我將小仙蒂拖到桌子旁,讓她躺在地板上,手臂綁死在桌腳。

走回到九歲的玲妮身前,她靠牆扭轉身體,試著躲開我的觸摸。

我跪在她腿間,大力地分劈開一雙美腿,壓在牆上,審視著充血的蜜唇,慢慢地剝開兩瓣花唇,展露出小小的蜜蕊,與嬌艷的花房。

舔舐著兩瓣蜜唇,舌頭抵住發硬的幼穴,慢慢舔這可愛的裂縫口、美妙花唇。我愛死了這天鵝絨般的柔軟、小女孩特有的香味與口感。

她似乎給嚇得半死,空氣裡夾雜著她的驚嚇,和陰道裡散發出的濃郁氣味。

我放開她的腿,親吻著平滑的胸部、出綻的硬挺乳暈,輪流納入口中。

將玲妮手腕從牆壁放開,跟著便將女孩往地上擲去。她年紀較大,也比仙蒂要強壯許多,所以我讓玲妮在地上多撞了幾下,直到她意識不清。

我撇開她的腿,撲上玲妮小小的身體,讓肉棒深深地陷入穴中,一舉刺破處女膜。玲妮痛得醒過來,放聲慘叫。

當然,比起仙蒂,她的蜜穴能容納更大的尺寸,我也放心地將肉棒刺入穴裡,進行抽送。

我 著這個剛剛開始發育的胴體,比 她妹妹時更快、也更用力,直到高潮來到,精液狂噴一樣地射入她體內。

先後嘗過了姊妹倆美味的肉體,我躺癱在玲妮身上,直到肉棒軟化,從穴裡滑出來。

我把她拖到仙蒂旁邊,也綁在桌腳。

雪倫嚎啕大哭,現在,她知道自己的美穴將是下個目標。

我又離開他們幾小時,讓自己恢復,吃些東西,儲存些能量,以便再大干一場。

*******************************

當我回到地下室,我走到強納身前。

「給你個機會,小子,你可以你妹妹的爛穴。雪倫不行,處女只能由我來享用,從仙蒂或玲妮裡面選一個。」我告訴他:「假如你不做,那就由我來代勞;不過放進去的不是陰莖,而是槍桿。我保證,我會很樂意拉下板機。現在,選你的吧。」

幾乎哭出來,強納小聲道:「玲┅┅玲妮。」

我扯著強納的頭發,拉到他九歲妹妹跟前,強迫他躺在旁邊,柔軟的肉棒則在她面前。再揪住玲妮的頭發,逼她面對哥哥。

「吸你哥哥的爛 。」我命令著,用力地扯著她的頭發。

哭叫著,玲妮張開嘴,含住強納哥哥的肉棒。

「進進出出的移動,強納。給我干你妹妹的嘴巴。」我道。

在溫熱的小口中,肉棒硬了,強納臀部前後移動,干著妹妹的小嘴。

當強納因刺激而硬挺,我放開玲妮的頭發,改抓住腳踝,強迫她分開腿。乾涸的精液、鮮血,與少女奶油般的嬌嫩肌膚,是個頗有趣的對比。

「現在,干她的穴!」

「玲妮,哥哥┅┅對不起。」強納哭著聲音,移至妹妹腿間。

當哥哥年輕的堅挺肉棒,刺穿過玲妮疼痛中的幼穴,她痛得尖叫。

兄妹倆同聲哭喊中,強納肉棒進進出出, 弄著妹妹剛干過兩次的稚嫩美穴,新一波的鮮血又洩紅了裂縫口。

當感受到穴裡嫩肉正裹住肉棒,緊貼吸弄,強納的哭聲變成了呻吟。

強納若斷若續地猛抽送,當射精時,他的精液完全射進妹妹穴裡。

在他脫力之後,我強逼玲妮舔淨哥哥的肉棒,飲下自己的血和他的精液,之後,又把強納綁回牆壁上。

看強納干他的小妹妹,的確令我大感性趣,當下便往大聲尖叫的雪倫走去。

抓起她的頭發,強迫她主動吻我,而我則隨手在處女身體上漫游,用力揪扯乳蕾,親吻著兩朵小蓓蕾,手同時侵入腿間,揉弄著細嫩的肌膚。

接著又跪了下來,大大地分開雪倫雙腿,像頭饑渴的狗般,舔著她腿間方寸,再轉過她的身體,掰開兩瓣雪白臀肉,用力分開,舔著小巧的屁眼。

我站起來,將早已硬挺的肉棒抵住雪倫的處女屁股,慢慢推進,肛門的肌肉反抗性地回推,但我真的太用力了,伸手保持住肉棒方向筆直,強力地深插入雪倫的粉嫩屁股。

雪倫痛得大聲嚎叫,沒一會兒,肌肉撕裂,冒出的鮮血讓我更容易刺入,九寸長的肉棒全插入她的小菊花中,拉出部份,又狠狠推入,直把她的身體頂貼到牆壁上。

用力的活塞運動,少女不住痛苦痙攣。我拔起肉棒,放開雪倫手腕,把她擲下地板,重新撲上。

我扯開她雙腿,將肉棒頂入蜜穴,處女膜稍稍抵抗了一下,卻終歸途勞,給突進的肉棒破開。

當我慢慢地刺進去,雪倫疼得叫出聲,然後,我仔細感受著嫩穴緊縮的壓力,處女貞血的溫暖與光滑。

下身用力挺進,我粗暴地吸啜著乳房,用力又用力,直到精液從肉棒中爆發,深深射至她的子宮頸。

享受完最後一下噴射,我拔起萎縮的肉棒,命雪倫老實舔乾淨。

揪住雪倫頭發,我就像牽狗一樣,把她拖曳到玲妮旁邊,要她舔淨玲妮蜜穴邊的血液,與哥哥的精液。

再把她的身體彎向小仙蒂,逼她舔去小妹的處女血,還有強暴者乾涸的精液,,,,,,,,,,,,,[/color][/size][/b]

HRunner 發表於 2010-1-29 02:01

[face02]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